招贤资讯网

首页 > 正文

成都高端餐厅订单降一半单日营收最低仅100元

www.cartecampus.com2019-10-24

高端餐饮业正在挣扎,要么积极降低档次,要么等待改组

一天的营业收入只有100元,连街上的面条店都没有。说到当前的困境,南门那座身份不明的豪宅的副总经理张福林除了微笑外别无选择。投资超过2000万元的高档餐厅开业不到两年,巨额亏损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今年2月,金都银杏路银汉路关门。这家曾经是银杏餐饮公司的管理店的高档餐厅,在提倡“储蓄”的社会氛围之后,是成都第一家关闭的餐厅。

自1月中旬以来,成都的星级饭店,高档饭店和高档会所的订单均出现下降。 “高档饭店几乎完全陷入经营困境。”成都市食品资本促进会会长何涛表示,高档饭店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封闭潮”可能会出现。

状态

成都高端餐厅订单下降了一半

自1月中旬以来,成都星级饭店,高档饭店和高档会所都遭受订单下降的“冷流”之苦。与往年相比,宽斋巷和一品天下高端餐厅的订单数量下降了30%。 %.成都的高端餐厅经营危机凸显出来。

最低日收入只有100元

3月4日,位于南站公园的身份不明的公共画廊露天草坪茶馆,公共大厅常务副总经理张福林指着一个大广告牌,对华西都市报记者表示。“让我们开展这样的优惠活动,应该有所改进。”记者看了看广告牌,“菊花茶10元一杯”,“牛肉面15元一碗”,“炒饭19元一份”……是什么使这个家庭一家人在饭店花了600多元,所以价格下降这么低?

两年前,这座投资超过2000万元,占地几千平方米的未开发豪宅开业,目标是一家高档粤菜馆。也许张福林不会以为有一天他会去每天的营业收入只有100元的情况。 “那是在春节期间,有两天,一张桌子上没有客人,也没有人来茶馆喝茶。”张福林说,过年回家的员工还没有一百元的收入。茶馆用来打麻将的钱。

金都银杏蜀汉店关门

“金杜银杏蜀汉店关门了!”当一位高级餐饮人员将这一消息告诉记者时,他表示了痛心。 “羊鱿鱼线就是这么着名的商店,所以告别食品和饮料。”

昨天,记者来到位于蜀汉路金都花园B座的金都银杏餐厅。餐厅大厅里摆满了餐桌和椅子,门口张贴着“餐厅关闭了”的告示。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他们于2月1日开始倒闭。下一步是做一些清理工作。老板决定不把这个地方用于餐饮,转而做其他事情,而金都银杏餐厅的其他分店也将继续营业。

金都银杏蜀汉店在竞争激烈的洋溪线餐厅地区生存了十年。它出生在银杏餐饮公司的管理室。后来,它独立运行。它可能是“储蓄”之后成都的第一家公司。餐厅和餐厅。

星级酒店营业额急剧下降

在成都市商务局最近举行的餐饮业座谈会上,银杏,大榕河,皇城妈妈和八国布等十余家重点餐饮企业确认营业额受到了很大影响。那么星级酒店的餐饮业务呢?

成都望江饭店副总经理任林说,今年一月,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00万元以上。同时,宴会桌的标准从最初的预订价格3888元降低到1888元,房费从2000元降低到今年最低的400元,商务和私人订购标准基本上降低到每桌3000元。

据记者了解,庐山大酒店和凯宾斯基大酒店的订单量也下降了约50%,经营亏损近200万元。

危机

高端食品和饮料的“封闭潮”将出现

“这是一场真正的行业危机,”成都市食品资本促进会会长何涛说。

中国烹饪协会的数据显示,春节期间,北京,上海,苏州,成都等大中城市的高档餐饮和俱乐部收入普遍下降了约20倍。同比增长百分之三,有些企业受“三大公共消费”的影响下降了30%以上。随着下降的趋势,业界担心餐饮业的影响实际上会在不久的将来发酵。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和国家统计局服务业研究中心发布了数据。在推动“储蓄”社会潮流的不断影响下,2月份餐饮业新订单指数为42.3,为历史最低水平。

成都食品资本促进会会长何涛预测,高端餐饮市场必将面临洗牌。据估计,今年许多餐饮企业将面临淘汰,破产和转移。出现。从长远来看,高端餐厅为了生存而在中端市场上进行了争夺,而对中档餐厅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

原因

“瞥见”导致市场饱和

成都美食家协会常务理事麦建玲认为,高端餐饮业出现危机的原因被解释为“挽救风波”,这是单方面的。实际上,近年来成都高端餐饮的发展过于“疯狂”,而当前的危机也是市场调整的结果。

据有关机构的不完全统计,2010年,成都投入超过1000万元,人均消费超过300元,以卡为基础的“会员”服务成为新开张的主要发展方式。高端餐饮约有20家,几乎是前三年高端餐饮店总数的总和。这个数字在2011年和2012年没有下降。

麦建玲分析说,一些高档餐饮没有成为高档餐厅的优势,或者老板觉得每年花费数百万美元在外面吃饭,最好能赚到这些钱,或者房地产所有者的财产。没有招募生意,只是整个俱乐部;另外,一些高档饭店误判市场,猛烈抨击,当然承受不起“风吹雨打”。

降低“主体”以改变卖方的烹饪方式

高端餐饮遭遇“寒冬”,迫使运营商探索新的商业模式,推出价格调整,食品改良等举措,并引入更多以消费者为导向的消费模式,以实现从官方消费向企业消费的转变。大众消费。

更改菜单以普及消费

2月26日,向阿庆发布了转型战略,这是国内第一家在A股市场上市的私人餐饮公司。香娥社长孟凯公开表示,香娥餐厅200元以上的菜将全部售罄,未来将有五种。 60元的价格居多,将全面进入大众餐饮市场。成都香鹅情的唯一分支位于欢花溪公园。它被称为“汉社”。香娥卿的助理总经理赖梅告诉《华西都市报》,他们正加紧制作新菜单。在新菜单上,他们不会看到300元。超过一斤海鲜,将增加一些便宜又好吃的家庭烹饪。

朝皇阁西门店也正在降低其价值,努力争取大众占有率。潮皇阁西门店负责人说,他们的人均消费已经从以前的300-500元降到了100元,甚至人均几十元也算了。

高档餐厅也为团购而战

《华夏都市报》记者还发现,在一些团购网站上,曾经出现过“分心购买”的高端餐厅。

诸如南方美女,湖南E和朝皇阁等美丽的餐厅都在该集团中,并且因变相打折。南方美女两餐价值776元,团购价仅为298元,一般节假日低至3.8折。同时,这些高档餐厅仍在网上销售代金券。例如,在湖南和湖北,价值1000元的代金券以70元的折扣价出售。

大规模裁员可以降低成本

高端餐厅的降价将不可避免地降低运营成本,许多公司会考虑裁员。在宣布了湖南和湖北省的转型之后,它们立即陷入了“裁员的减少”中。湖南省公务员办公室和情感秘书办公室的有关工作人员已向媒体证实,他们已经宣布了“轮换”,但尚未实施。

此外,据《华西都市报》记者说,成都许多高档饭店也进行了小规模裁员,以降低成本以应对危机。很难说未来是否还会裁员。

Dilemid

成本太高,价格不知所措

但是,某些高端餐厅的价值无法降低。房租,装修和人工成本太高。降价不是自助的,只能关闭。

“过去,高端餐厅主要受到官方消费和商业消费的支持。”成都市食品资本促进会会长何涛说,现在让他降价以占领大众消费市场,但不降价,有些餐馆不能降价,这是一个两难境地。

何涛说,高档饭店已经投资了近千万元。房租和人工成本很高。 “服务员不能要求这么漂亮,但那里的投入成本就在这里。降价不可避免地会赔钱。就像章子怡是不允许的。”要转移砖块,许多高端餐厅也很难骑虎跳虎。”

出路在哪里?何涛无奈地笑了笑。 “看到很长的生命已经很长时间了。不仅仅是门。”华西都市报记者李新义摄影吕家

餐厅|高端|收入

——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