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贤资讯网

首页 > 正文

摇滚歌手郑钧做了个APP合音量:让写歌能赚钱,要做良心煤老板

www.cartecampus.com2020-01-14

“写歌可以赚钱”这是郑军在推广音乐应用“调高音量”时提出的口号。

不久前,他以《合肥卷》加盟泰和音乐,成为泰和音乐的首席建筑官(cso)。自去年年底百度音乐被纳入太和音乐以来。因此,郑军加入太和音乐后,形成了一个奇妙的组合:音乐百度音乐的音量太高。

然而,作为郑军多年的粉丝,萧瑜情更关心自己在三大公司链中的角色。郑军只是泰和音乐的摇滚明星吗?他的合集能给整个音乐产业一个机会吗?

娱乐资本带着种种疑惑采访了郑军。

大家一起写歌,卷的核心是什么?

作为一名流行歌手,郑军对公众并不陌生,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创立的音乐应用。

音量是多少?简而言之,这是一款音乐创作应用,将国内外音乐创作者聚集在一起,共同创作音乐。每个人都可以使用这个应用程序上传自己的单词和歌曲,或者添加和改编他人的作品。

可以说,这个应用程序为普通人提供了一个表达音乐创造力的机会,它支持用户抓住个人即时灵感。在郑军看来,只要有天赋和创造力,即使没有专业的音乐素养,你不会写字或作曲也没关系。互联网技术将会让知道如何作曲的人参与进来。

“美国音乐家在旋律和编排上比中国有更好的整体音乐素质,而在美国几家主要唱片公司的垄断下,最好的音乐家都被吸收了,所以中高层的创作者没有赚钱的渠道,而这些中高层的制作者将是中国的高层。”

与APP购买用户、融资和促销的一般模式相比。该卷没有采用这种促销方法。郑军向萧瑜情解释说,音量控制的第一阶段要一步步推进,通过反复试验不断改进产品形式。目前,卷平台上有近70,000名注册用户。

在应用发布的第一阶段,最大的营销活动是“百万歌曲大赛”,为拉卡拉集团创作了一首主题曲,奖金100万元。三个月内收到了20,000多份参赛作品。他们还从20,000首音乐中挑选了10首原创作品,并以演示的形式收录在“第一卷”音乐专辑《10》中。

国内音乐版权市场混乱不堪。

词曲作者已经到了行业收入的尽头。

郑军创建和盛的初衷是让音乐创作者受益。

扣除同量音乐作品制作发行平台费的20%后,作者的文字、歌曲、编排和演唱收入分别为30%、30%、20%和20%。换句话说,歌曲作者占据了收入的大部分,这是世界上从未见过的比例。这一比例基于郑军的行业经验。

众所周知,在日本,唱片公司的收入约占54.6%,唱片商店占30%,制片人占9%,作曲家占1.7%,歌词占1.7%,出版商占1.7%,日本流行版权协会占0.4%,歌手占0.9%。歌手的主要收入来源应该是生活和代言。在过去,麦当娜可以用一张唱片让华纳保持七年。那时,唱片公司不需要成为艺人。

郑军说:“按照目前国内的价格,以100张光盘的价格,唱片公司将获得20到30元,歌曲作者将获得2.3美分,甚至0.5美分。”根据这个比例,歌曲作者不能谋生,所以许多音乐从业者大多是业余歌曲作者。例如,在《10》专辑中,大多数歌曲作者都是业余创作者。

郑军的第一张唱片迄今只收到3万张,但事实上据估计唱片公司已经赚了300万美元。讽刺的是,版权目前掌握在新所有者泰和音乐手中。郑军开玩笑说他会起诉泰格。几年前,郑军还在开酒吧的时候,一位名叫陈超的常驻歌手以2000元的价格卖出了他写的一首歌。前制片人郑军知道公众的偏好,当时说他不应该卖。“这太愚蠢了。”他卖的那首歌叫做《香水有毒》。后来,他还写了一首名为《求佛》的歌。这是CRBT时代最流行的两首歌。“版权公司至少赚了500万英镑

虽然几家主要互联网公司的版权得到了高度提升,但版权公司可能会将歌曲直接打包给各种互联网公司,如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百度音乐等。甚至没有歌曲作者的全部知识。

或者只有几家大型互联网公司未经音乐家授权发布音乐作品。在唱片公司时代,创作者无法赚钱。互联网公司正在摧毁传统的唱片业,但创作者仍然无法获得资金。郑军说,“互联网应该做什么。让最原始的创造者获利。”

泰和联合百度,Hook Up Volume

设想为整个产业链搭建一个音乐服务平台

泰和音乐集团整合泰和麦田、海蝶音乐和大石的版权后于2015年6月成立。它在传统记录资源中具有很强的优势。

百度音乐,2015年12月与泰和音乐合并,拥有互联网音乐产品和用户规模优势,可以为合肥卷注入大数据智能技术支持。依靠这样的资源,太近的音乐可以帮助解决频道分配的问题。

国家版权局整顿音乐市场版权后,独家版权逐渐成为版权所有者与平台所有者合作的主流形式。他的音量对于歌曲作者来说有很多资源,并且拥有很多版权,这就是为什么他对音乐的音量要求太高的原因。

郑军解释了给音量增加太多音乐的意义。“泰和收购百度后,成为了整个行业唯一的公司。它既有相对强大的唱片公司资源,又有互联网优势。他们是第一个,所以我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实现我的许多想法,而不是我想拥有多少股权。我最大的目标是为音乐家服务,然后创作更好的作品。”

"所以这太接近未来(目标)了我们的共识:做最好的音乐服务平台."

那么,旧模式下的泰和音乐会尊重音量游戏的规则,愿意把大部分收入给版权创造者吗?

郑军说:“煤老板也有良心。我可以保证的是,我在股权系统中的份额将按版权比例分配给相关受益人。我绝对可以做到这一点。”

“当然太近我也会影响。他们已经习惯了(旧)模式。我想办法争取我的权益。这就是我这样做的意义。”

郑军还提到合肥卷计划从2B模式转变为以版权为核心的2C模式。到那时,音量还会像预期的那样保护音乐创作者吗,高质量的音乐作品会被淹没吗?

让我们对这卷书的未来持乐观态度。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