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贤资讯网

首页 > 正文

是野心还是地狱,深度揭秘马斯克如何带领特斯拉走出产能困境

www.cartecampus.com2020-01-07

本文来自2018年7月16日《彭博商业周刊》的专题报道。特斯拉最近宣布,其3型电动汽车已经达到预定的产能目标。

彭博参观了特斯拉的工厂,从马斯克和几名员工那里梳理出特斯拉的整个过程。文章称,特斯拉仍面临许多困难,但马斯克仍成功开发电动汽车市场。

“生产的地狱”

7月1日,马斯克终于回到家,美美地睡了一觉。他是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马斯克过去一周的大部分时间都睡在加州弗里蒙特的一家工厂里。有时睡在沙发上,有时睡在桌子下,你为什么工作这么努力?因为他想带领整个公司一起走出“生产地狱”,在一周内生产至少5000辆3型汽车。

马斯克在接受《彭博商业周刊》采访时说:“我已经穿了5天同样的西装,我个人的名声和团队的名声”都被放了进去。

起初,马斯克只说到2017年他将生产多达20万辆3型汽车。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马斯克在工厂投入了大量资金,并安装了机器人。他说这条生产线是一条“机器制造”的生产线。该工厂看起来像是20世纪初一艘军舰昵称的“外星无畏舰”。整个制造过程是如此先进,充满未来感,不间断,节约成本。看起来它来自另一个星球。

但是这条生产线的产量不如预期。截至2017年底,特斯拉仅生产了2700辆3型汽车。截至6月底,特斯拉已经生产了辆。一些分析师表示怀疑,他们认为3型车根本赚不到钱,因为特斯拉还没有开始销售售价仅为35,000美元的基本3型车。

更糟糕的是,特斯拉已经负债100亿美元,其信用评级在3月份被降级。特斯拉每季度平均支出比去年同期多10亿美元(或更多)。近日,特斯拉还宣布,在中国建厂的投资成本未知。

一方面,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大众、宝马、戴姆勒等企业也准备推出各种电动汽车。

另一方面,特斯拉没有足够的现金。马斯克曾经说过:“老实说,过去的几个月是我经历过的最痛苦的几个月。“他说特斯拉的装配线将继续升级,增加了达到每周生产5000辆汽车的目标的可能性。马斯克还要求员工建造第三条总装线,比第一条和第二条好得多,听起来更像是“外星战舰”。

一周后,马斯克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照片,显示新工厂没有花哨的机器人,没有固定的墙壁,只有一个大帐篷,位于工厂外,远离其他装配线。汽车世界一片哗然。

桑福德伯恩斯坦公司分析师马克斯沃伯顿在给彭博新闻社的电子邮件中说:“除了在战区服役的军队,我认为没有人见过这样的情况。“

这个帐篷相当大。7月1日,马斯克给员工发邮件说:“我认为我们已经成为一家真正的汽车公司。“他告诉员工,过去一周,公司生产了5031辆3型汽车。

然而,在马斯克的领导下,特斯拉会继续走繁荣还是毁灭的道路?我们不知道。特斯拉股票是卖空最多的美国股票。建议出售特斯拉股票的分析师占了相当大的比例。S&P 500股票中只有一只股票的比例高于特斯拉。

但是马斯克对成功的回报更大。如果模型3业务进展顺利,马斯克可以重塑汽车产业,该产业价值1万亿美元,比任何人都更能减少碳排放。还有另一种可能性:大规模生产汽车是唯一的挑战,马斯克无法克服这个障碍。

Manufacturing Model 3

2015年初,马斯克在工厂一间没有窗户的会议室召开了一次顶级工程师会议。共有12名与会者,包括电池、设计、底盘、内部装饰、车身、驱动系统、安全、热能等方面的专家。马斯克本人没有出席会议。他让工程师们讨论一个问题:模型3应该是什么样子?

会议期间,工程师在白板上填写了需求,所有这些都是针对模型3的。例如,里程必须至少为200英里(320公里),价格必须低。最后一个标准使得这个项目很难完成。还有一件事更可怕。这辆车将于2017年年中开始销售,这意味着只需要两年半的时间来设计、测试和制造一辆新车。一般来说,传统汽车制造商需要大约五年的时间。

要制造一辆低成本的电动车,关键是尽可能扩大续航里程。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特斯拉设计师使用塑料盖(每个1.50美元)盖住汽车底部用来支撑千斤顶的四个衬垫。这将降低风阻,并将汽车行驶里程延长3英里。

此外,特斯拉还在汽车上安装了四活塞集成卡钳制动器。一般来说,只会安装更贵的汽车。因为制动器较轻,所以可以降低电池需求,并降低总成本。道格菲尔德是苹果公司的前副总裁。马斯克在2013年邀请他去特斯拉。“我们在设计电动汽车时考虑了所有因素,”菲尔德说。换句话说,电动汽车必须从新的角度看待成本和性能。

Musk要求型号3只安装一个中央控制屏幕。所有控件都在一个屏幕上完成,所有信息都显示在该屏幕上。这可以降低一些成本,向前移动前排座椅,增加后排座椅的腿部空间。在2015年圣诞节期间,特斯拉的首席设计师弗朗茨冯霍兹豪森一直致力于如何设计汽车内饰和放弃传统仪表板。

马斯克想隐藏汽车的通风口,但不能暴露。霍德森记得马斯克说过,“我不想看到任何洞。”霍德森给工程师约瑟夫马道尔和设计师彼得刀锋打电话,看看他们能做些什么。

Brades画了一张草图,在车身宽度上留下一个嵌入的缝隙,让空气流通,用一条长木条代替挡泥板。然而,斑认为,要使计划奏效,整个通风系统必须重新设计。他问,“我们真的想这么做吗?”

马斯克确实想这么做,但第二个问题又出现了:板条安装在通风间隙下面,这就像飞机的机翼一样,会让冷空气吹到司机的腿上。

斑是空气动力学家,他建议增加一个隐藏的空隙让风向上吹,这样向上的风就和向下的冷风碰撞,让冷风远离司机的胯部。布雷德斯说:“我们此刻有了顿悟。”他非常欣赏这个计划。

Brades和斑设计了一个系统,在这个系统中,标准的暖通空调(通风和空调)组件都装在塑料设备中。这些塑料板被集中在一起,大约一个篮球大小,并安装在引擎盖下。特斯拉称之为超级底部。设备上还有一个标志,画着一个穿着超人斗篷的瓶子。

两个人都为这个设计感到骄傲。布雷德斯回忆道:“我和妻子讨论过,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我将每周工作七天。不仅仅是我,这也是特斯拉故事的一部分。在这样的公司里,如果你不问愚蠢的问题,不做疯狂的事情,那么这不适合你。”

质疑公司的重组

为什么人们如此忠诚?这部分是因为马斯克喜欢挑战逆境(有人说是常识)。2002年,马斯克创立了太空十号(Space X),当时他31岁。他是一名软件企业家,没有接受过航空培训。每个人都嘲笑他。现在呢?SpaceX每年发射的火箭比任何其他企业都多。

但是汽车的大规模生产不同于火箭科学。在某些方面,这甚至更加困难。

火箭可以手工制造和检查。与汽车的大规模生产不同,一辆完美的汽车必须每分钟从生产线上生产出来,而且必须与世界领先的制造商保持一致。这辆汽车由成千上万个部件组装而成。它还必须抵御风和雪,穿过坑洼,高速行驶。这将需要很多年没有任何问题。除了房屋,汽车是最昂贵的商品,而且它们也是高度管制的“致命武器”,因为每年有超过一百万人死于车祸。

在典型的丰田工厂里,生产一辆新车只需要大约30个工作小时。管理咨询公司奥利弗怀曼(Oliver Wyman)的制造专家米歇尔希尔(Michelle Hill)表示,特斯拉制造汽车所需的时间是丰田使用所有机器人所需时间的三倍多。如果一辆崭新的汽车被制造出来,丰田将永远不会使用新的制造系统,也不会使用新的员工。希尔说制造汽车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有很多事情需要安排来保持它们的和谐。”

打破传统是马斯克个人魅力的一部分。2016年3月,马斯克正式展示了车型3的设计。就在示威游行前几周,员工们打了个赌,看有多少潜在买家会支付1000美元的订金来预订一辆车,这笔订金可以退还。当时,最乐观的估计是大约20万辆车,但实际数量翻了一番。菲尔德回忆了下周举行的员工会议。一开始,他警告说:“你现在在一家完全不同的公司工作。一切都变了。”

一家供应商回忆说,特斯拉曾预测大规模生产还需要28个月,但鉴于需求如此之高,特斯拉决定将时间缩短至15个月。起初,特斯拉表示,到2020年,它将把年产量提高到50万辆。怀疑论者摇摇头,批评它不现实。2016年5月,马斯克表示,他计划到2018年实现这一目标。

令所有人惊讶的是,马斯克重组了特斯拉,派了设计模型3的工程师去“发明”制造过程。他把工厂交给菲尔德管理,并给他分配了一笔钱,以尽可能提高汽车装配线的自动化水平。特斯拉还收购了两家机器人公司,德国的格罗曼工程公司和美国明尼苏达州的佩尔比克斯公司。菲尔德的团队发明了几十种工业制造技术。

一般来说,汽车制造商依赖数千万的供应商,如挡风玻璃雨刷制造商和电子设备制造商。然而,马斯克认为,这种模式只会导致成本超支,生产的产品平庸。

从2015年开始,他告诉他的员工,他想制造每一个组件,甚至是供应链中最复杂的组件。2015年底,他邀请汽车内部专家史蒂夫麦克马努斯(Steve MacManus)在弗里蒙特的主工厂附近建立汽车座椅工厂。

组装座椅需要大量劳动力,大型汽车公司通常外包给工资较低的工人。根据迈克马努斯的记忆,当他第一次和马斯克说话时,他说,“你的任务是把我们从马鞍生产的地狱中带出来。”

在麦克马纳斯3型汽车座椅生产线的一个区域,我们看到十多个机器人快速组装前排座椅,座椅内装有小电机、铰链、加热器和框架。特斯拉夸口说,这是世界上第一条没有人工干预的前线装配线。根据计划,钻探公司(也是马斯克的公司)将挖一条隧道到弗里蒙特工厂入座,相距约2英里。

马斯克一直在考虑将特斯拉供应链的其他部分纳入公司。在今年春天发给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他还宣布,除非特斯拉员工亲自担保,否则他将解雇所有承包商和顾问。“我们计划清理公司的藤壶和贝壳,”他在公司5月份的盈利电话会议上说。“这听起来很疯狂,但除了公司的负担之外,还有其他负担。所以,我们要清理一堆累赘。”

工伤和高强度劳动

对批评家来说,马斯克把承包商描述成寄生甲壳动物,但事实上揭露了一些事实。他几乎疯狂地致力于特斯拉拯救世界免受全球变暖威胁的使命,但特斯拉似乎常常无法履行更普通的职责,比如确保员工的人身安全。

2016年11月18日,在模型3开始生产的8个月前,一名工厂员工听到弗里蒙特工厂主楼外的尖叫声。他看到一位同事,质量控制总监罗伯特利蒙,躺在停机坪上,抱着他的腿痛苦地滚动着,“血一直从那条腿流出来,”这名员工说。事故的细节以前没有报道过。

利蒙的同事们很快聚集在他周围。有人在他腿上绑了止血带。因害怕特斯拉报复而要求不透露姓名的目击者称,管理层为目睹一切的人提供心理咨询。证人被询问是因为很痛苦。

利蒙后来告诉同事,他被一名在那里无所事事的叉车司机打伤。利蒙目前没有回应这个消息,但据他在接下来几天会见和交谈的人以及媒体照片显示,受伤的腿已经被截肢。

特斯拉表示,利蒙和叉车司机造成事故是因为他们个人行为不端,不能代表公司的安全文化。后来,特斯拉称解雇了叉车司机,并为整个工厂召开了一次安全会议。

公司认为特斯拉的竞争对手故意向公众披露此事,以损害公司的声誉。“在特斯拉,员工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一位发言人说。“这并不是说特斯拉没有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也不是说我们不会在一家拥有4万名员工的公司犯错。”发言人还表示,特斯拉的目标是“成为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安全的工厂”

加州职业安全与健康部(Cal/OSHA)为此事故罚款特斯拉800美元,称之为脚踝骨折。但是机构文件显示加州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没有与利蒙交谈。特斯拉表示,该公司曾多次尝试安排会议,但都失败了。

几个月后,特斯拉的安全官员贾斯汀怀特向马斯克递交了辞呈。怀特说,在一名工作人员小腿截肢事故后,她提出了许多安全建议,以便及时向工作人员传达叉车的危险。特斯拉否认了怀特的说法。

弗里蒙特工厂内外的几十名员工说,有意大规模生产汽车的公司倾向于容忍不安全的工作条件,其中大多数人要求不透露姓名。

非营利组织Worsafe 2017年的一项分析显示,特斯拉工厂2015年和2016年的严重伤害事故远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特斯拉没有加入工会,一直是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的焦点。特斯拉反驳道,“劳动安全”与劳动有关。

报告称,2017年工厂事故率下降了25%,与行业平均水平大致相同。今年6月,马斯克表示,尽管特斯拉Model 3产量持续增加,但2018年伤害事故率迄今仍低于平均水平的6%。

特斯拉的安全记录在年初再次受到质疑,当时调查报告中心(Center for Investigative Reporting)报告称,特斯拉故意将工伤归类为个人医疗问题,使工厂表面上看起来更安全。

特斯拉为该报告辩护称“这是对极端组织的意识形态攻击”,但根据随后的文章,特斯拉在2017年的安全日志中增加了13处受伤。对此,特斯拉表示,公司将定期更新安全日志,为之做准备。

“特斯拉的主要错误之一是忽视了过去50年汽车行业的丰富经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哈利沙肯(Harley Shaiken)说。塞肯是一个州委员会的主席,该委员会警告不要在2010年关闭弗里蒙特工厂,该工厂以前是与丰田和通用汽车合资经营的。六尾犀犬说特斯拉试图“从零开始,以一种导致崩溃和接近崩溃的方式”

特斯拉说3型的自动化生产线会让工厂更安全。但是当机器发生故障时,工作人员仍然不得不去战斗来收拾残局。例如,一个极其复杂的机器运输系统,用来运输零件到生产线上,必须被拆除,最后这项工作由一个人工团队完成。(一些运输系统,包括500台提升零件的机器,后来被用来在帐篷里建造人工生产线。)

目前特斯拉的弗里蒙特工厂有大约1万名工人。2006年,通用汽车和丰田生产了40多万辆汽车,而在工厂高峰期,他们只有一半的员工。特斯拉认为,随着更多的汽车零件需要内部生产,需要更多的劳动力是合理的。然而,员工在采访中表示,公司一直在努力确保工厂有足够的员工。在职和离职员工都表示,12小时轮班很常见,有些长达16小时。

为了抵抗疲劳,员工们喝了很多红牛,有时是特斯拉免费提供的。新员工创造了所谓的“特斯拉式发呆”。“它们充满了能量和能量,”特斯拉的生产助理迈克卡杜拉说。“然后过了几个星期一,你会发现他们没有眼睛就走出了大楼,就像僵尸一样。”

这四名员工描述了他们为避免交货延误而承受的巨大压力。即使未经处理的污水从地板上溢出,他们也没有时间处理,只能涉水而过。

在油漆店工作的丹尼斯杜兰说,当他看到一名员工犹豫不决时,他和他的同事被告知:“一直往前走。生产线不能停止。”特斯拉表示,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有经理要求员工走进下水道,管道问题是否已经及时解决。特斯拉还指出,杜兰和卡多拉都公开支持在特斯拉成立工会。

马斯克和许多特斯拉员工反对特斯拉员工不快乐或不安全的说法。“从安全和生产的角度来看,总会有挑战。这就是制造业,”德克斯特西格说。斯卡于2011年加入特斯拉,担任技术员,现在是经理。他补充称,特斯拉作为一家年轻且快速发展的公司,“面临相当大的挑战”,但该公司一直将安全“视为其首要任务”。

对于马斯克,他说特斯拉需要努力工作,因为这是作为美国汽车制造商生存的唯一方法。“我觉得我对特斯拉全体负有重大责任,”他激动地颤抖着说。“我睡在工厂的地板上,不是因为我不能过马路住在街对面的旅馆里,而是因为我想让每个人都看到我的情况变得更糟。当他们感到困难时,我愿意承担更多。”

“你知道,”他继续说,“在通用汽车公司,他们给高管们配备了专用电梯,这样他们就不必和其他人混在一起了。”(通用汽车发言人雷维特尔(Ray Vetter)评论说,这是典型的马斯克风格,将问题的真正焦点转移到大规模生产高品质汽车的能力上。)“我的桌子是工厂里最小的,这就够了,”他说。“油漆店的人不停地工作,因为我和他们一起加班。我没有呆在象牙塔里说这些话。”

穿越地狱。

2017年7月,马斯克在弗里蒙特的一个繁忙的派对上交出了他的第一辆3型车。评论员称赞了这辆车,但一个明显的问题随之而来:特斯拉可能永远不会像马斯克承诺的那样交付3型车。

第一个问题与电池有关。特斯拉和松下集团在内华达州共同经营一家电池工厂。他们刚刚设计了一种新电池,比特斯拉汽车中使用的标准块电池组稍大。新电池的性能更好,但是用于组装数千块电池的自动生产线根本无法制造新电池,因此这项工作只能由工人在一段时间内完成。幸运的是,德国格鲁曼工程公司开发的新系统最终完成并成功投入使用。

去年11月,马斯克告诉分析师,他“非常沮丧”,但正在尽力解决电池组装问题。后来,其他问题相继出现。特斯拉今年2月不得不关闭弗里蒙特工厂五天。

回想起来,马斯克说试图让特斯拉的工厂立即实现更高程度的自动化实在是太雄心勃勃了。“我们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但事实并非如此,”他说。“我们太笨了,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今年4月,马斯克自己接管了制造项目。“我要回工厂睡觉,”他在推特上写道。"汽车工业糟透了。"工厂的负责人菲尔德将在下个月休假。然后他从公司辞职。6月中旬,特斯拉宣布裁员9%,3000多人被解雇。

马斯克在6月底庆祝了他的47岁生日,这是特斯拉生产5000辆汽车的最后一次努力。“我在工厂度过了第一天,”他推特说,“感觉很好。”

在产能目标截止日期前的周五,马斯克似乎对特斯拉股价的预期飙升有点兴奋,并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周日,他宣布特斯拉达到了一个新的里程碑,热情地表达了他对特斯拉员工的爱。特斯拉股价周一上午上涨5%。

然而,成功的喜悦就像昙花一现。午饭前,一切都恢复了正常。特斯拉的股价当天下跌了2%。周二,股价继续下跌7%。马斯克对“世纪短暂燃烧”的预测没有成功。正如怀疑论者指出的,特斯拉疯狂的冲刺是不可持续的。

在7月8日接受《彭博商业周刊》采访时,马斯克显得更加自信。“过去的一年非常艰难,但我相信来年一切都会好的,”他说。他的一只脚仍在“踩在地狱里”,但他补充道,“制造地狱”将在一个月内结束。

目前,3型汽车在美国的销量超过了同等价格的任何中型汽车,包括奔驰、宝马和奥迪。模型3的驾驶经验非常好。当您按下加速器时,型号3将具有向后的冲击力。特斯拉的设计师试图在驾驶体验的各个方面复制这种瞬间加速的感觉。“踩下油门,立即加速,”底盘工程主管拉斯摩拉维亚(Lars Moravian)说。“汽车的加速既不会太快也不会延迟。这是马达和我们品牌的精髓。”

当然,快速加速并不是模型3独有的。所有电动汽车都是如此。但因为马斯克这样做了,这种汽车有市场。他告诉世界,消费者会大量购买零排放汽车。不管特斯拉去哪里,马斯克至少在这一点上是成功的。正如他所说,特斯拉是“一家真正的汽车公司”。这是荣耀和地狱。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